國內宏觀

審計署指出銀行紓困民企不足 “信用貸”左右為難

2019年06月30日06:12   來源:中國經營報
摘要:截至3月底,審計署抽查的18家銀行民營企業貸款中,信用貸款僅占18.36%(低于平均水平21個百分點),且抵質押時銀行大多偏好房產等“硬”資產,專利權等“輕”資產受限較大。

近年來,支持民企發展的呼聲不絕于耳。

日前,央行公布的一組數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金融機構在支持民企方面所取得的成績。截至2019年5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戶數1928萬戶,較2018年初增加660萬戶;2019年前5個月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89%,較2018年一季度平均水平下降0.92個百分點。

不過,在紓困民企的過程中,依然存在一些問題。如6月26日,審計署發布《國務院關于2018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以下簡稱“《審計報告》”),其中指出,截至3月底,審計署抽查的18家銀行民營企業貸款中,信用貸款僅占18.36%(低于平均水平21個百分點),且抵質押時銀行大多偏好房產等“硬”資產,專利權等“輕”資產受限較大。

一邊是社會責任,一邊是經營風險,在紓困民企的過程中,銀行要時刻平衡這兩者之間的關系。某國有銀行負責中小企業業務的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目前對于大行、股份制銀行而言,針對成長型企業,都可以通過信用等級來衡量其信用情況,對其進行信用貸款,不過,要形成普惠性的信用貸款還需要通過供應鏈金融來實現。

部分銀行民企信用貸占比低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要抓緊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針對融資難融資貴主要集中在民營和小微企業的問題,要將釋放的增量資金用于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在管理層的不斷呼吁下,以小微企業為代表的民企貸款融資情況獲得了一定提升。近日,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35.15萬億元。其中,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10.25萬億元,較2018年初增長了2.57萬億元,增幅達到33.46%,比各項貸款增幅高14.17個百分點;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戶數1928萬戶,較2018年初增加660萬戶。2019年前5個月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89%,較2018年一季度平均水平下降0.92個百分點。

不過,央行金融市場司副司長鄒瀾近日曾公開表示,金融機構“不愿貸”“不能貸”的問題得到了很好的解決,下一步更多要解決“不會貸”的問題。他認為,給小微提供金融服務是門技術活,要真正提高服務質量、服務能力,部分金融機構需要一個逐步積累的過程。

6月26日,審計署公布的《審計報告》亦指出,近年來,有關金融機構持續加大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力度,授信覆蓋面有所拓展,但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得到根本緩解。出于防范風險等考慮,銀行融資仍存在門檻較高、環節多、周期長等問題。截至2019年3月底,抽查的18家銀行民營企業貸款中信用貸款僅占18.36%,且抵質押時銀行大多偏好房產等“硬”資產,專利權等“輕”資產受限較大。一些銀行要求民營企業續貸時先還舊再借新,企業不得不通過民間借貸等高成本渠道籌集“過橋”資金,延伸調查的393家企業中,“過橋”借款年化利率最低36%、最高108%。

某股份制銀行廣州分行業務人員告訴記者,今年該行雖大力推行普惠金融,但也是需要客戶提供房產或者票據進行質押或抵押。不過,從收益來看,普惠金融是賠錢的。“由于每筆金額不一樣,客戶評級不一樣,風險成本系數就不一樣,所以沒辦法具體衡量每筆的收益,但基本都是虧的,目前還不知道總行是否會補貼。”

某國有大行青島分行合規負責人坦言,在銀行貸款中,民企信用貸占比低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就拿我行來說主要是針對央企、國企等信用好的企業才發放信用貸款。銀行都想要抵押物,防止還不上款時,可以處置抵押物變現。”

據悉,民營企業信用貸款難度確實較大,一般是找國有背景的擔保公司擔保。

廣東另一農商行對公條線業務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我行信用貸款并不多,通常會要求客戶做房子、廠房、商鋪抵押或者股權質押。”

從貸款企業性質來看,國企更容易申請到信用貸款;由于今年上市公司頻出風波,目前銀行對上市公司的信用貸也有所收緊。

傳統模式及制度束縛信用貸投放

針對審計署點名的“民企信用貸占比低”的情況,記者從多位業內人士處了解到,銀行對民企放款時通常要求抵押物或者實控人擔保,這也是為了保障銀行債權的實現;而那些可申請信用貸的民企需滿足一定條件,如企業規模大、所處行業發展好。上述股份制銀行廣州分行業務人員對記者坦言:“銀行最終是一個追求盈利的企業,信用貸款風險太大,且民企出現不良機會更大。”他認為,信用貸款占比低也是正常現象。

“一方面,大型民企頻頻爆雷、風險積聚。另一方面,根據央行統計,小微企業要熬過了平均3年的死亡期后,但這期間絕大多數民企屬中小民企,缺少核心競爭力,或者,銀行無法識別其核心競爭力。”某股份制銀行公司部人士告訴記者:“說到底,信用貸款還是銀行基于風險控制而不愿意選擇的原因,同時,銀行業風險評估和審查大多數還是基于靜態的,過去的財務數據進行分析預判,沒有考慮到企業的發展前景和潛力。”

談到信用貸和抵押貸這兩種方式的成本差異,前述受訪合規人士指出,相比信用貸,抵押貸業務只多了一點兒評估費、保險費、抵押登記費等。“不過,當前首先要解決融資難,再解決融資貴的問題。坦白講,這部分成本和企業向非銀行機構貸款的利率成本相比,可以忽略不計。”

另外,某城商行投行部負責人補充道,從銀行內部看,還需提高信用貸的不良容忍度。上述股份制銀行公司部人士亦認為,“盡職免責”的模糊解釋導致問責力度加大也是一部分原因。

近年來,針對“盡職免責”,監管層也反復強調。今年2月,銀保監會發文強調,盡快建立健全民營企業貸款盡職免責和容錯糾錯機制,對已盡職但出現風險的項目,可免除相關人員責任。

麻袋研究院認為,之所以“盡職免責”被監管部門反復強調,存在兩方面原因。其一,如果沒有“盡職免責”機制,作為風險保守偏好者的傳統金融機構,就沒有動力去為風險相對國企較高的民企提供金融服務,直接導致“不敢貸、不愿貸、不能貸”的局面;其二,“盡職免責”在過去的實踐中確實取得了一些成果,通過政策的宣傳推廣與考核機制的細化和落地,“盡職免責”在短期內見效顯著,為了建立起服務實體經濟的長效機制,必須反復強化、不斷完善。

供應鏈金融是普惠式信用貸發展趨勢

談到信用貸款占比低的問題,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認為,所謂信用貸款就是無抵質押物的貸款,對于經營不穩定,風險較大的民營企業,銀行顯然很難放心。

不過,在某城商行西南地區分行負責人看來,銀行對民企發放的信用貸款占比低的問題不能一概而論。他表示,對于我行來說,是以客戶為導向,而不是只看具體的某一筆業務。談到銀行如何“放心”地發放信用貸,該人士指出,這就需要業務經理了解這家企業所處的行業,了解企業的業務模式以及優勢,從而判斷企業的發展潛力。“如果客戶經理判斷這家企業發展前景好,那么成立初期輕資產、抵押少的企業我們也愿意提供信貸支持。”

同時,王軍表示,政府可通過設立專門的擔保基金提供適當的增信,以解決銀行的后顧之憂。

記者了解到,上海銀行采取了與上海中小企業擔保基金合作的方式,向中小企業提供信用貸,具體而言,對于1000萬元以下的貸款,上海中小企業擔保基金的擔保額度80%(即最高擔保額度為800萬元),這樣有助于激勵銀行發放信用貸款。

上述國有銀行負責中小企業業務的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對于大行、股份制銀行而言,成長型企業都可以通過信用等級來衡量其信用情況,對其進行信用貸款。“這種信用等級的構建主要是依據大數據,但對于初創型的企業,這類企業的數據貧乏,還不適用于這種方式。對于初創型企業而言,可能還需要找一些擔保。因此,要形成普惠的信用貸款還需要研究供應鏈金融業務。”

上述股份制銀行公司部人士亦告訴記者:“目前該行推行的供應鏈金融就是基于核心企業的固定現金流而帶動供應鏈上的小企業融資,不需要抵押擔保,只關注核心企業支付給企業的現金流在我行閉環操作,這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另外,基于股權加債權的融資方式也是可行的選擇。”

另外,從成本考慮,供應鏈金融可有效降低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上述某城商行西南地區分行負責人介紹道,單個小企業的借款,風險較高,因此成本相應也高;通過供應鏈金融,銀行對企業信用的評估是依靠整個供應鏈上的信用判斷,可以有效控制風險,既能解決企業融資問題還能降低成本。

全國主要城市行情地圖

新聞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 總排行

漲跌看板

您認為下周(7月1日-7月5日)滬優質螺紋價格走勢: